85 期|9.2018

黃靜雯

幸福 ‧ 對 ‧ 話

我很珍惜每天與學生午飯的時刻,他們總是滔 滔不絕,分享生活中的趣事。當了校長的我雖然已 很少進入課室教學,但誰是班中的笑蛋,那位學生 最受同學歡迎⋯⋯我總會略知一二。小學生的話 題都離不開學校與家庭,我特別喜歡聽到他們暢 述與家人的樂事。有時他們會說說在假日,與表 兄弟姊妹一起玩得多快樂;有時又說與父母一 起郊遊多充實⋯⋯他們一邊說一邊回想美好片 段,不期然就流露出幸福的微笑。

那甜甜的笑意,源自於他們成長過程 中,有朋友、師長、親人同行。快樂的童年 生活讓孩子成長得更有自信,更有朝氣。有 一次,我與一位同學午餐,其中一句說話 令我印象難忘。當時她瞇著眼睛向我說: 「我曾經想過,我應該是全世界最幸福的 小朋友!」我驚訝於這孩子有如此濃厚 的幸福感,相信必然有箇中因由,究竟 她的父母有什麼親子良方?於是我嘗試 分別邀請幾位家長進行茶聚,把父母 與子女的說話作對比,讓大家一起從 中探索他們幸福的來源⋯⋯

對了,我是譚澄,學粵劇的。

今年十四歲,轉眼間,已經學了粵劇十一年。為甚麼能堅持那麼久,我也很難形容給你聽,就是,捱着捱着,就到了今天。

對粵劇,最初是沒感覺的,後來更是害怕;但到現在,卻是愛上了。

我想,這樣的轉變,原因其實很簡單,就是想做,是我愛做。

我愛粵劇,主要因為曲詞很優美。《帝女花》裏:「落花滿天蔽月光,借一杯附薦鳳台上......」《牡丹亭驚夢》內:「好似月裏仙降凡塵,佢輕弄絳紗, 輕弄絳紗。莫非冷煙蔽月華,她雨中竟致迷途迷途錯歸家......」像詩一樣美,讓我愛上它。

是的,能敵過許多難關,都是因為「愛」。刻苦的練習,時常碰上樽頸位,很想有突破,卻好像無能為力,那感覺很易叫人氣餒。可是因為我喜歡做這事 ,就決心一定要把它做好,這時候毅力就像一股勁,從心底冒出來。

先決條件,是愛。只要你愛上那件事情,毅力就會跑出來,在痛苦的時候幫助你,而痛苦,也就一下子消失了。


譚偉健

我是譚澄的父親,最初讓 女兒參加粵劇班的,不是我。

對啊!是我母親。女兒兒時是我母 親照顧的,她是粵劇「發燒友」,平日也有 跟劇社練習,知道老師想開兒童班,就帶她去 參加。

最初,我只道是興趣班,讓她玩玩無妨,沒想過,對一個三歲小朋友來說,這是成長很重要一步。

還記得,每個星期五晚上,我們都會送她去上課,每次兩三句鐘。

看着她練功架,看着她吊噪子,看着她從甚麼都不懂,到能夠踏上台板,演出一段劇目,真是奧妙神奇。還記得,她第一次出台, 是三歲多,在荃灣大會堂過千觀眾面前,演出《游龍戲鳳》的李鳳姐,每一句歌詞、每一 下做手,都有板有眼。我常好奇,一個年紀輕輕的小毛頭,是如何做到不怯場的呢?

我問她,她說,其實她每次演出都怯場,每次踏出虎度門,一雙膝蓋都在顫抖。只是,表演,的責任既已落在自己身上,就得全力以赴,盡力完成。於是祈個禱、深呼吸、咬緊 牙、踏出去,剎那間,渾然忘我,恐懼也就被壓住了。

原來,膽量不是紙上談兵、也非風花雪月,是在每次實戰裏磨練出來的。

轉眼,她已踏了十一年台板,每年都會為一個角色竭盡所能。《帝女花》、《打金枝》、 《牡丹亭驚夢》、《大鬧廣昌隆》、《鳳閣恩 仇未了情》......都演過了,還在第66屆香港學校音樂節粵曲子喉獨唱小學高級組拿過冠軍。 以為她身經百戰,已無壓力?她悄悄跟我說,壓力仍然如影隨形,恐懼也從未消失過;只 是,那鍛鍊得來的毅力,總會在她軟弱時,提她一下、扶她一把,助她渡過難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