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 期|9.2018

呂大樂 香港教育大學副校長(研究與發展)

設身處地

       

世代之間之所以不容易溝通及相互瞭解 主要繫於兩個因素之上。

一是因為雙方對人生經歷 各自有不同的理解。對於較年長 的一方而言 他們很容易會採取一種循環的觀念 覺得人生 中的生老病死 成長中的不同階段 大致上是恆久不 變的循環。所謂人生必經階段 人人皆如此。所以 較年輕的一代人所要面對 經歷的問題 他們早已 經過 同時也因此而有所瞭解。簡單的說 這是一種 「你們的問題 我全都知道」的心態 以過來人的身 份自居 不覺得年輕人的煩惱 有些甚麽是他們無法 感受 瞭解的。這種觀念的問題在於輕視了在截然不同的宏 觀環境底下 於成長的不同階段所遇到的問題 其實性質 體驗均很不一樣 斷不是抽象的生命周期 循環之類的概念 所能表達。

而對於較為年輕的一方來說 則人生還在一個不斷發展的階 段 前面的景象既不清楚 同時也毫不明確。長輩不停地提點要如何規劃人 生 為未來作好準備 他們卻只覺得將來沒有甚麽確定性可言 很難直接引用上一輩的經驗來作參 考 以應付未來的挑戰。他們不一定是沒有將忠言好好收聽 而是不太明白其相關性。當長輩一再 重複提點的時候 他們的感覺則是囉囉唆唆 強將不合時宜的加諸身上。

關於如何處理以上問題,恐怕方法只有一個 - 就是需要調整心態。代 與代之間各有不同觀點 問題不在於誰是誰非 哪一種看法更為正確。在某些主觀的問題上 確實不容易以是非黑白來做判斷。彼此相處之道 重點之一是看看能否將自己既有的看法暫時放下 嘗試從對方的角度來看問題。有一點我們必須緊記的 是對方通常都不可以簡單地按照我們 用過的方法來應付問題。舉例:上世紀六 七十年代的香港社會裡 升讀大學的競爭甚為激烈 很多 學生在首一兩次參與公開考試時 不易成功過關。當年重讀重考的策略相當普遍。但到了今天 整個 升學的環境已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重考早已不再是學生會認真考慮的策略。他們不太願意重考 倒不 是年輕的缺乏鬥志 毅力 而是可供選擇的升學途徑頗多 重考並不見得就是最有利的做法。又舉另 一個例子:時下年輕人流行「工作假期」 覺得做人應該灑脫一點 不要給職業生涯的框框套住。他 們有時候會覺得上一兩輩的中產人士 太過物質主義掛帥 只想如何升職加薪 而少有探討生活的其 他需要。不過 年輕一代或者很少會留意到 上一兩代人踏足職場時 很多都要考慮家庭的需要 要 幫輕父母的經濟負擔 要協助弟妹升學讀書。物質主義?還是後物質主義?不一定由個人主觀意願所 決定。

這連繫到第二個促進溝通的重要因素:雙方都願意走出一 步,試試從對方的位置來理解問題。我們社會學這一行經常提到的 是代入人家的處境和角色 從而明白為 甚麽很多表面上看似莫名其妙的行為 想法 其實有其 深層的理性(當然 這不等於我們需要完全認同這些想 法 做法)。這裡我們需要明白的是 所謂代入他人 的處境 意思不是有過一點認識之後 依然以自己的想 法 價值出發 來明白對方的考慮 而是真的要有一份 同理心。但這往往是知易而行難。在我們的回應中 經 常會不經意地流露出一份頑固 覺得自己的想法放諸四海 皆準 又或者自己的經驗至今仍然可以直接應用。所以 要建立一份同理心 其實需要我們提高自覺性 要經常提醒

舉例:在教育(包括大專 大學程度)普及化的情況下 年 輕人留校接受教育的時間普遍延長 以致他們整個人生歷程跟上一代 人有著顯著的分別 而他們的人生規劃亦有所不同。年輕一代既有新的機 會 但也要面對新的挑戰和焦慮。以往一般「戰後嬰兒世代」到了二十四 五歲已進入一個規劃穩定 人生之年 準備下一個階段的發展(如組織家庭);現在年輕一代則多數在三十歲之前 仍然要為如 何在職場安頓下來而煩惱。代與代之間存在不一樣的人生歷程 腳步 彼此需要從另一種步伐 節奏來理解對方為何有著不同的想法 要嘗試感同身受。

理論上 代際的溝通 聯繫 其實沒有甚麽秘密 錦囊 只要每個人都嘗試轉換個角度 在對方 位置後的位置設身處地想一下 即可。只是在現實中 能做得到的是少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