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 期|9.2018

王仲傑

撒籽者

很多機 年輕人相處心得 這是很多公司主管或家長們在公在私都感到 棘手的題目 所以在這裡跟大家分享一下我 的經驗。

作為一個「中年阿叔」我很強烈地感受到自己跟不上年輕人的步伐 未能全面了解到他們的想法喜好和價值觀。有這樣的意識我便沒有認為每年到超過一百間中學接觸上萬個年輕人就等於對他們瞭如指掌。 也因為這樣 我能夠接受我與他們的不同:我沒法想像看別人打機的人會坐滿紅館;我 不必參與 但我不能否定。我沒法想像現在 的年輕人不需要流行曲;但我得接受這是 事實。承認了年代的不同 就能接受他們也有值得我們學習的地方或者至少他們的意見應該被尊重被聆聽。

我反對「未來是年輕人的」而抹煞年紀大「唔好阻住地球轉」的無知但我更反感「食鹽多過你食米」所以「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的假設。年長的人有的是經驗但經驗不是一切人各有志 沒有既定的成功方程式或必須行的捷徑更何況 社會早就不一樣。我常提醒自己如果沒有把握已掌握到新時代的步伐便不要主觀地對後輩指點控訴批評。八十年代大家追求三餐溫飽安居樂業 拼搏就有出頭天那是獅子山精神;走到目前 年輕人普遍更會追求生活意義生活品味生活情趣而不再只單純看工資穩定性前景這是我口中的「今生不做機械人」精神:在適合的崗位做喜歡的自己發揮 所長再貢獻社會。是時代變遷也是社會進步。

心態不同了就要用新的方式去啟動年輕人 的投入度 用新的準則去看他們的態度。耐性沒那麼高 但靈活性大了;語文水平沒那麼好但創意更多。關鍵從來都是能否讓他們找到發揮的機會。這是我們成立「陸續出版」讓年輕人有機會參與不同創意工業項目創作的因由。

我們公司人少少八個年輕人 一年處理 七十個項目 銷售創作營運聯繫一腳踢。他們 做到的與他們的「預設能力」 「過往經歷」 沒太大關連性 分配工作主要根據他們的興趣 和性格 然後給予信任 背後支持。我們聘請 人開的條件是「信得過 有心 唔麻煩」。 「信得過」的人自有責任感 「有心」自然落 力做 「唔麻煩」就有好團隊。三樣齊章 就 請。讀甚麼科系 一點都不重要。過去兩年 「陸續出版」以不同形式跟超過200個年輕人 合作過 不敢說每個人都享受其中不願離去 但合作愉快好來好去還是佔大多數。我們不是 甚麼青年專家 只希望與他們互相尊重 一起 「砌」一起「拆」。

很早便發現 我不是能做大事的人。但 大事做不了 不代表我不可以成就大事發生。 這幾年我遇過很多比我聰明的 勤力的 友善 的 主動的 好命的 開明的 冷靜的年輕 人 所以我一直相信 只要我繼續做好自己的 角色 我可能可以啟發過下一個愛廸生 支持 過下一個霍金 安慰過下一個莫札特 幫助過 下一個馬丁路德金。我相信的不是自己的能 力 我相信的 是我遇到過的年輕人。我亦相 信 成為大樹之前 每一顆種籽都經歷過漫長 的灌溉施肥 才能茁壯成長 為路人遮蔭。

在速食時代 我們無可避免選擇順勢講 究效率追求快狠準 但有些事 即使吃力不討 好 只要認為喜歡做應該做 我們自然會找個合適 的位置與角度 好好做。我沒有慧眼 不懂挑選定 能成為大樹的籽 我只知道 除了大樹 每個地方 都要有花有草有結果。沒有資格做農夫 但作為一 個撒籽者 我相信這一分耕耘 會換來最大收穫。

當各位富經驗人士舉著為年輕人著想的旗幟 我希望他們能做到的 就是多聆聽和理解九十後千 禧BB的想法 有時候 寧缺勿濫效果更好。把力 用以將心比己 才讓年輕人感受到你是為年輕人著 想 你對年輕人理解。要做開明的長輩還是自以為 是的老頑固 一向都是自己的選擇。

踏入中學階段的「年輕人」 開始擁有較明 確和穩定的思想 觀念 目標 卻又未完全定型 是一個很好的階段 去讓他們更理解世界 認識自 己。所以這幾年 我們堅持只做好這群組。直至今 年 機緣巧合 我們把對象擴展至「少年」 往小 學走 把過去幾年的經驗和基礎 製作符合小學的 活動和課程 縱面滲入現行的教育制度 推動創 意 推動夢想。幾年的年歲差距 在學生時代是很 大的差異 所以這一步效果如何 真是只待下回分 解 但我相信 種籽早一點種在合適的土釀 萌芽 開花結果之日亦會提前。

英雄出少年 而我們將面對的少年 你太年 輕了 所以 我更相信你的將來 無可限量。

編者按:
王仲傑 填詞人。「籽識教育」創辦人 於超過 100間中 小學推動創意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