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 期|9.2018

李佳慈|香港真光中學老師

同行

中國文字別具意思。「行」由「彳」「亍」組成,即是慢慢走,走走停停的意思。 老師和學生就是在對方人生中同行的過客。我 們該如何跟對方一起走走停停,留下生命的足 跡?

沒想過遇到她 - 教學超過廿年,就只有一次做過中二的 副班主任,也就是那年,遇上了「她」,更沒 想到往後的幾年,甚至更多的幾年,我會與 「她」同行。

同行不妥協


那年的接觸源自一個缺點 — 上課手機鈴 聲響起,自然少不了送上缺點一個。她原本因 這個缺點很不爽的,我還以為她會恨我;怎料 從那次開始,她便成為了到教員室找我的常 客。原來同行並不是要妥協。

同行的第三者


中三一次的家長會面,第一次見過她的 養母,卻因我太自信的緣故,最終沒有化解問題,倒令問題更複雜。結果她有好一段時間不想再見我,本以為這次會各走他方,誰知危機成了契 機。自知不能單靠自己處理,就在中四那年開始有社工的介入,在與「她」的同行路上多了一位第三 者,並在互相配搭下,一起與「她」同行。同行並不是獨行。

同行需要耐性


「她」的情況起伏不定。有時候她那積極的想法令你以為她一夜長大成人了,怎料第二天卻可以 整個人垮下來,甚至不單一次說著要傷害自己。我極希望她可以改變,然而事實是沒有人可以改變另一個人,要改掉這麼多年來根深蒂固的想法,談何容易呢?就這樣,在這走走停停的日子下,同行需 要的是耐性。

同行的延續


現在「她」已為人師,與她的學生同行。

中醫有所謂「望聞問切」。我想,與年輕人同行不也合用嗎?


敏銳觀察。說實在,老師每天要面對教室內眾多的學生,就算觀察了,也未必可以一一跟 進;可是我們掩面不察,也不代表問題不存在。「望」,當然還指盼望。因為當我們對學生失去了盼望時,我們是無法與 他們同行的。就正如「她」,同行的路上難免走走停停,但卻從來不致完全 失望。


直接聆聽他們的心聲,而不是道聽途說。老師慣於從小道 消息得知學生的情況,更會從其他老師的評語中給學生判刑,這也是我 常提醒自己要警惕的事。同行就是可以放下對方的過去,聆聽他們的內 心。


當然這個「問」並非質問,而是關切問候。我有一個習慣,就是 喜歡下課後在走廊與學生閒聊,那怕只是兩句。


切身感受,這也是輔導常說的同理心。我有時會想,若是自己要面對文憑試,我又會怎麼 樣?若是自己父母離異,家無寧日,我又怎能專心溫習?現今的年輕人要面對的,似乎並非我們作老 師這一代能完全明瞭。他們的引誘比以前多,家庭結構也比我們的複雜。作為老師,唯一可以做的, 只有將心比心。

記得當年唸教育學院時,老師的一番話成了我畢生的提醒。「若然你是一位受學生愛戴的老師, 你必須謹言慎行,不要小覷自己的影響力,因為你的學生喜歡你,便會完全信任你,把你所教的全單 照收。若我們自以為是,則比一個得過且過的老師帶來更大的殺傷力。」我相信師生之間就是需要有 這種無可抗拒的影響力,使學生信任你,並且願意讓你與他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