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 期|2.2019

張帝莊|資深傳媒工作者

以孩子為本的公德

教孩子公德,不可以強人所難。有些人教 孩子,要把孩子自己最心愛的玩具讓出來,不是 太強人所難嗎?一個大人,也很少把自己住的房 子和收入送給別人,憑甚麼竟然就要孩子做「聖 人」,把孩子最心愛的玩具送給別的孩子玩呢?

大人以為,玩具借別人玩一下無妨,可 是,三四歲的孩子,未必知道,玩具借了出去還 會不會回來。大人強人所難,說到底,是缺乏對 孩子的同理心。

沒有仁而有禮 又有甚麼意義?

儒家思想,最推崇一個「仁」字。「仁」 字,由「二」和「人」組成,簡言之,考慮到別 人的想法和感受,就是「仁」。北宋哲學家張載 說:「以愛己之心愛人,則盡仁。」孔子說: 「人而不仁,如禮何?」這句話,其中一種白話 翻譯是:「一個人假如沒有仁,那麼,禮儀對他 來說又有甚麼意義呢?」

大人教小孩子禮貌或者公德,或威逼,或 利誘,或好言相勸,或嚴詞訓斥,甚至動用「外 部勢力」,一呼「對面的叔叔生氣了」,再呼 「叫警察來抓你」,往往收效甚微。為甚麼?因 為這是強制的外力,不是發自孩子內心的東西。

孩子弄污港鐵的椅子,不懂得主動讓座給 有需要人士,是能力問題嗎?不是,歸根究底, 是意願問題。孟子說過,如果有人要求你「挾泰 山以超北海」,你說「我不能」,這是真的不 能;可是如果有人要求你「為長者折枝」,你卻 說「我不能」,這就不是能力問題,而是意願問 題。「是不為也,非不能也。」

問題是,我們怎樣才能讓孩子明白,我們 要為其他人著想呢?

如果大人自己從來都沒有從孩子的角度看 事情,我們如何期待孩子能從別人的角度看事情 呢?我相信揪著孩子的耳朵教訓孩子是沒用的, 正如揪著大人的耳朵教訓大人也是沒用的。唯一 能讓我們感受到別人感受的方法是,我們需要擁 有一種超過自身經驗的想像力。

不要揪著孩子的耳朵

與其教訓孩子不懂為他人設想,不如讓孩 子在沒有被揪耳朵的情況下學會感受別人的經 驗。這樣說,好像很難,很深奧,但其實一點也 不難,一點也不深奧。一本好的小說,一部好的 動畫,已經可以掀動孩子的情緒。主角得了法 寶,為他高興;主角失去了法寶,為他傷心。主 角的狗很可愛,心中充滿憐愛;主角的狗死了, 臉上充滿淚痕。

我們以為孩子讀閒書 — 例如讀小說 — 沒 用,其實清末民初的作家梁啟超早就說過,小說 是「文學之最上乘」,因為一個人讀小說,投入 其中,出此入彼,感同身受,明明眼前只是一堆 由三千常用字組成的符號,讀著讀著,一場驚, 一場喜,一場笑,一場哭,就是時空穿越、物我 兩忘的有情世界。

如果孩子看馬克吐溫的《湯姆歷險記》 (The Adventures of Tom Sawyer),懂得為湯姆 裝死然後出席自己的喪禮而大笑;看謝爾.希爾 弗斯坦的《愛心樹》(The Giving Tree),懂得為 一棵奉獻了一切的蘋果樹而哭泣;那麼,孩子就 成了一個有仁心的人。

如果孩子懂得為大雄用鼻孔吃意大利麵而 樂,懂得為多啦A夢永遠離開大雄而悲,那麼, 孩子就能夠明白,有些快樂,有些悲傷,並不完 全因為自己經歷過甚麼,而是因為別人經歷過甚 麼。

孔子說:「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這句話,說給孩子聽,他不明白。但當他 懂得為別人遇到不平事而生氣,懂得想到別人快 樂而快樂,懂得想到別人憂愁而悲傷,他就開始 明白,別人和自己並不是完全沒有關係的個體。

某一刻,他會把一些自己心愛的東西送給 別人。

不必耳提面命,也不必好言相勸。

公德的教育,最重要的不是教訓,而是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