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 期|5.2019

殷巧兒|資深教育及話劇工作者

從傳統藝術 看價值傳承

2018年底,我在香港中文大學出席了一個以 「氍毹逐夢」為題,由阮兆輝先生主講的講座。阮 先生除了談及本地粵劇發展,更抒發了他對粵劇發 展的一些看法和期望。聽畢以後,除了獲益匪淺, 更對當中提及到有關傳承的環節,感受良多。

阮先生以「一桌兩椅」作為例子,指出這些簡單舞台陳設,既是道具,也是背景,同時可以代表山林、城牆和峭壁。中國傳統戲曲文化的精髓,除了演唱技巧,更重要是演員必須透過表情、造手、身段和動作,在配備簡單道具的舞台上,用抽象的手法來表達出豐富的戲劇情節和饒富意味的內涵,這就是所謂的功架。然而,現代戲曲漸漸講求現代化,加入太多西方元素,過分講究布景、道具和燈光,將亭台樓閣全部搬到舞台上;演出焦點亦從演 員本身,轉移到美侖美奐的舞台設置上,中國戲曲以抽象手法表現的藝術意味和豐富涵義,逐漸被淡化洗刷,是本末倒置。

同樣地,一些傳統價值觀,隨著時代變 遷,都經受著社會文化衝擊,無論在形式和內容 上,都起了變化。就像傳統戲曲一樣,逐步走向 偏重形式外表,價值觀的內涵和含意,卻往往被 人忽視。這一點,在我近年來跟年輕人交談的過 程中,感受深刻。

談到父母與子女,青年們都將這個本來血 濃於水、密不可分的關係,建基在物質層面上。 他們普遍認為,只要給父母富足生活,供應物質 所需,例如每月給多少多少家用,又或給父母買 了什麼什麼名貴禮物,那便是孝順了。然而,單 單金錢和物質上的供給,是否等於孝順?每次談 到這裡,我通常會問一個問題,大部分青年人在 回答時都面有難色,問題是:

「你多久沒見過父母?有打電話慰問一下 嗎?」

孝順的內涵,除了物質的供給,更重要的 是發自內心的關懷。多些探望父母,噓寒問暖, 可能比單單供給金錢財寶,更能令父母笑逐顏 開。這些簡單的舉動,就如傳統戲曲中那「一桌 兩椅」一樣,雖然單純明淨,卻是藝術傳承中不 可或缺的精髓所在。無論時代如何變遷,這「一 桌兩椅」,還是值得我們世代相傳下去。

當然,傳統價值觀與戲曲一樣,都會順著 時代洪流,作出相應調適,以符合時代需要,即 使倡議尊重傳統的阮先生,在講座中也提及到: 「我保護傳統,但從不反對創新!」毫無疑問, 傳統價值觀絕對值得我們一代接一代的承傳下 去,而在傳承的過程中,我們要懂得吸收精髓, 體味箇中內涵,然後融合現代的價值取向,用切 合時代的方法來表現,在「保護傳統」和「創 新」之間取個平衡;就正如傳統戲曲,在加入西 方戲劇元素之餘,又不會忽視「一桌兩椅」的舞 台功架,彼此互相尊重包容,這大概是將傳統事 物,融入現代社會的最佳方法。

價值觀的建立,並非朝夕可成,必須經過 悠長歷史的反覆驗證與否定,去蕪存菁,不斷演 進,才能建構出普世認受、影響深遠的價值理 念。而在傳統價值理念傳承的過程中,其實你也 是重要一員。如果你認同人生就像一個舞台,你 就像氍毹上的逐夢者,利用「一桌兩椅」的簡單 道具,將豐富的內涵,以切合時代的手法,呈現 在「觀眾」眼前。你的一舉一動,舉手投足,將 直接影響著「觀眾」,尤其是以你為楷模的後 輩。大家不如從今天起,每星期、甚至每天抽出 一點時間,靜下來,檢視一下自己的作為,關心 一下身邊的親人朋友,從個人做起,肩負起傳承 的責任,做個出色的「氍毹逐夢人」。

註:
「氍毹」是毛織的地毯,古時演戲多用來鋪在地上,因此 過去常用「氍毹」代表舞台。